9号彩票官网

新闻中心

EEPW首页 > 手机与无线通信 > 业界动态 > 想把手机业务做到全球前五,富士康的底牌到底够不够好?

想把手机业务做到全球前五,富士康的底牌到底够不够好?

作者:时间:2017-11-10来源:网络

  确实是想认真做手机了。2016年4月份,它们以3888亿日圆的代价取得了夏普三分之二的股权后,当年第四季度这个老牌日厂就扭亏为盈,盈利达到3715万美元。而到了2017年8月,和夏普又发布了一款名为Aquos S2的异形全面屏手机,据台湾经济日报的消息,它们还计划组建一个4000人的团队,将手机业务做到全球前五。

本文引用地址:/article/201711/371289.htm

  不难发现,想要冲破手机代工的桎梏。尽管在高投入和高产出之下这是一项相对稳定的业务,但极度依赖代工品牌销量的特性,以及过低的利润率(富士康目前为3%左右),使得代工的成长空间极为有限。

  一组数据也能说明问题:2017年1月,富士康向台湾交易所提交财务数据,其中显示公司2016年的营收同比下降2.81%,这是25年以来的首次下滑,而苹果作为最大的客户,2016年的净销售额同样下降了7.7%,后者显然拖累了自己的合作伙伴。

  双方的依存关系已经略显病态,来自苹果的业务几乎占了富士康总营收的一半,仅OLED的订单比重就高达90%以上。而苹果为了高质量的产出元件,也开始给富士康的生产线添置设备。为了降低风险,索尼和微软正在寻求其它供应商的庇护,苹果则将订单分散到和硕等公司,而对于富士康来说,它们急需拓展一个自有手机品牌来提高利润率。

  几次不太成功的探索,为富士康拓展自有品牌打下了基础

  1.全面布局失败后,渠道经过了重新部署

  实际上,富士康探索自有品牌的道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。2012年,它们与美国Radio Shack数码零售连锁店合资创立品牌“睿侠”,并正式进入内地市场。尽管“60英寸液晶电视”、“10代线面板”等配置十分具有吸引力,但高达8999元的价格,以及渠道的缺失让其很难产生持久的影响力。

  2013年创立的手机配件品牌“Coverbank”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,该产品的销售主要寄生于远传电信、中华电信和台湾电信的线下渠道。而为了拓展销量,富士康甚至开放了入门门槛极低的独家经销权,这意味着它们确实没有特别靠谱的渠道在手。

  

 

  据台媒报道,富士康旗下公司广宇已抛售了48%的赛博数码持有股权。而号称要要在中国复制百思买成功的万得城,最终在2013年黯然退场。自有渠道飞虎乐购和万马奔腾则定位错乱,也一直没能找到打开市场的好方法。

  然而即使屡战屡败,富士康至少还有一定的经营经验。重新部署之后的渠道策略明显收敛了许多,它们计划先从试水开始,再逐步建设自己的专营店。

  从国内市场来看,京东与富士康就签署了三年的包销和扶持协议,短期内保证了一定的线上流量。线下则与迪信通和蜂云启迪进行合作,目前其产品所涉及的门店达到上千家,4G+版本的手机也获得了中国移动的支持。而在2015年时,富士康还创立了爱锋派商贸,虽然目前主要经营二手设备的销售,但同样是不可或缺的渠道之一。

  2.投资与代工手机的经历,有助于产品的研发

  Essential是个知名度不太高的手机品牌,但它背后的团队倒是引人关注,创始人安迪·鲁宾曾经就有过“打造Android系统”的经历。冲着这一点,富士康入驻了Essential早期投资人的名单,它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Essential PH-1的代工方。

  不过,投资Essential未必是一门赚钱的生意。Essential手机自亮相以来就一再延期,根据BayStreet Research的调查来看,这款产品在美国的首月销量仅为5000台。今年10月份官方还宣布将产品永久调价,从699美元降为499美元。

  

 

  然而,这并不影响富士康通过合作优势来获得一些技术上支持。细心一点就能发现,Essential PH-1所采取的异形全面屏设计——比如将“前置传感器嵌入全面屏顶部”,与夏普后续发布的Aquos S2几乎完全一样。作为代工方的富士康,显然借鉴了安迪·鲁宾的开发思路。

 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富士康旗下的FIH Mobile在2016年5月时还获得了微软和诺基亚在越南的工厂以及全球供应链。不难看出,诺基亚7的后置双摄设计与夏普Aquos S2也有着相似之处。

  想要做到全球第五,富士康的底牌还不够好

 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最新报告来看,2017年Q2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第五的是小米,总体占比6.2%。这个数字并非那么容易达到,相当于一个季度就要卖出2000多万台手机。目前富士康基因较多的手机品牌大致有夏普、富可视(InFocus)、诺基亚这么几家,它们加起来也未必比小米要强。

  夏普在日本的表现还算不错,根据IDC的统计来看,今年第一季度它们的市场份额达到了10.8%,仅次于苹果和京瓷——不过撑死了算,这一块的销量也才400万台。其它市场的表现就更为平庸了,Aquos S2发售后勉强在台湾榜单中冲到了第八名,但2016年“全年”,台湾智能手机的整体发货量也才700多万台。

  

 

  除此之外,富可视2017年6月份才刚刚在台湾榜单上露了个脸,很快又被踢了下去。而诺基亚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大约为0.4%,单季销量大致在150万台左右。

  排除小米一直持有优势的线上渠道不提,富士康针对线下渠道的规划也稍稍晚了一步。据“零食老板内参APP”统计,小米之家截至2017年8月底在国内已经开了179家。雷军表示,小米之家到9月时累计客流达到1570万人次,周末客流维持在5000人次以内,单店月均销售额达到了519万元,年坪效则以27万元仅次于苹果旗舰店。

  又不妨拿夏普见长的电视零售量来做个对比,根据中怡康数据,2017年1月份,夏普在国内线下市场零售量占有率为6.4%,仅排名第七,而小米当时却是9%。

  百思买退出中国市场时,富士康入股的万得城打出“他们退出了,我们给你定心丸”的公关口号,然而这个欧洲第一大消费电子产品零售商,却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不断碰壁,郭台铭此次喊出的“全球前五”也有一种过于自信的意味。

  不过,虽然富士康手中的底牌还不够好,但如果仅将目光聚焦在“提高利润率”上,夏普和诺基亚倒还是有一定的潜力。这两个老牌厂商至少在芬兰和日本本土都有着不错的受众,能为富士康的“去苹果化”增添不少底气。



关键词: 富士康

评论

技术专区

关闭
友情链接:pk10开户  幸运飞艇开奖直播  pk10人工计划  pk10论坛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